南海文明网

杜泽桦:完美极致的坚守者

发布时间:2017-06-08 发布单位:区委宣传部

  从南海盐步的一家小小藤制家具作坊,到中国家具行业的领先品牌;从6人小团队,到拥有4000多人的现代化股份企业……杜泽桦一手打造出中国家具界声名赫赫的联邦家私。

  在仿制盛行的年代,他坚持原创; 在国内外品牌疯抢市场的困境下,他冷静地探索连锁经营模式,布局全国;在浮躁的商业氛围中,他始终坚守家居行业并力求做到极致; 作为联邦家私的掌舵人,杜泽桦一直用他独特的思考方式,带领企业向着“百年老店”的目标努力。

  价值守望 坚持原创

  联邦家私是杜泽桦和5个创业伙伴在1984年创立的。那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创业时代,海尔、联想、万科等一批日后的世界级著名企业也在这一年同时诞生。但是这个时代的中国制造业还处于模仿期,尤其家具业,进入门槛低,不讲究设计,行业内外都更多把做家具看成一个木匠活。

  喜爱国画的杜泽桦投身家具行业后,则不走寻常路,较早地意识到拥有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性,把原创设计和自主品牌定为自己的坚持和追求。刚研制沙发时,为了让产品时尚一点,他和创业伙伴四处找面料,最后用做大衣的面料做沙发。创业两年后,他就在广州百货搞了个“90年代家私展望”展,一举在广州打响联邦家私的品牌。

  1992年,杜泽桦更是带领联邦家私在全国发起了中国92“联邦金球奖”家具设计大赛,这是1949年以来,家具行业第一次规模宏大的全国性比赛,轰动可想而知,中国家具协会全程参与,业界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开创了中国家具原创的先河。而就在这次大赛上,联邦推出的根据人体力学设计的“9218实木沙发”,后被市场称为“联邦椅”的产品在当时就供不应求,创造了顾客排长队交现金订货,货期排到120天以后的神话。

  “中国制造之所以一度沦落为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最低端,成为世界工厂,根源就在于缺乏创新和原创设计。”杜泽桦一直以来在求解“中国制造”价值链提升命题。

  33年的创业之路,他对设计从未懈怠过。大到与意大利米兰理工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国内外院校建立密切合作,小到自己亲自授课挑选好苗子。目前设计体现在联邦家私的各个环节,成为系统性的工程,涉及人体工程学、环境保护学、心理学、材料学等。在联邦数千名员工中,拥有600多名的国内外设计人才团队,这个团队是联邦最核心的竞争力,也是杜泽桦最引以为豪的“作品”。

  正因如此,2012年,联邦家私才能参展米兰国际设计周,这是中国家具企业50多年来第一次登上这个世界设计舞台。而在此之前,这个展览的一些参展商还禁止中国企业参观。

  精益求精 力求完美

  33年联邦家私专注家居行业,是杜泽桦的执着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我的看法是,一个人,他可以同时做8件、10件甚至更多事情,但联邦人认为,不如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做到极致,力求完美。联邦就是要33年只做好一件事!”杜泽桦把其形容为联邦的工匠精神。

  联邦一开始也曾走过粗放的路子,曾经成立装饰公司,还涉足酒店家具、办公家具等领域,创收都比较可观。“但是,我们不敢迷失,并意识到需要集中火力打造核心竞争力。随后,联邦主动缩减业务线,进行产品聚集。”杜泽桦陆续砍掉装饰公司、办公家具业务,随后又放弃了酒店家具板块,将全部精力集中到民用住宅家具。

  坚守才能专注,坚守才能心无旁骛地追求卓越。“我们不赚快钱,我们6个创始人很简单的追求,就是不做‘大路货’,就是要做中国的领头。许多欧洲的百年品牌企业规模并不是很大,但是人家品质过关,将产品做到极致,打响品牌,这才是企业的真本事。”

  在这种理念的支撑下,联邦一直重视对品质的要求,力求完美,追求极致。

  一张椅子从原木的选取到成品的诞生,至少经历10多道工序,并且必须使用人力的组装环节,每个工人每天只能组装3~4张成品;一种材料的检测,要求必须经过10多种检测,检测人员最多的时候一天需要进行上百次的实验和检测;为一面屏风的木雕,专门请来来自中国木雕之乡东阳的师傅进行加工,每道工序都要重复上百次的手部动作。

  对品质的坚持,让杜泽桦带领的联邦家私在行业标准化建设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目前联邦主导或参与制修订的国际、国家、行业、地方标准达56项。联邦也成为行业中的首批“中国驰名商标”,第一批“中国名牌产品”。而2011年,联邦更是获得家具行业首个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这是当时家具界唯一的一家,是对联邦多年坚守的最好肯定。

  居安思危 布局全球

  家具行业竞争激烈,全国性的品牌少之又少,但是联邦家私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就已经是全国性品牌。

  制造业的发展离不开商业的支撑。上个世纪90年代,家具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杜泽桦在内部刊物撰文,提出布局全国,才能有更大发展。

  家具行业过去一直沿袭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南北家具都不过长江,因为湿度、环境等各方面的不同,家具过江可能会遭遇开裂等技术性问题。

  迈出珠江,打过长江对杜泽桦和联邦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1992年,杜泽桦在西樵山上召开经销商会议,第一次在家具行业探索、建立连锁专卖体系,在省外发展了第一代联邦经销商。两年后,又提出“营销共同体”的概念,在家具行业第一个开始完整地探索家具连锁经营模式。随后在北京、上海、重庆成立全资销售公司,而后在全国范围与加盟商合作,建立联邦加盟连锁体系,进入全国数百个城市的区域市场。在当时普遍“家具看广东”的时代,联邦家私的进驻都在当地引起了轰动,成为耀眼明星,大家排队参观购买。可以说,联邦家私之所以成长为全国知名品牌离不开早期敢于全国布局的前瞻意识和坚定推进的决心。

  杜泽桦希望联邦下一个33年不仅成为中国家具业的第一品牌,也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大联邦”。在布局全国的同时,联邦早已开始在新加坡、香港设立海外公司,进入21世纪,设立项目合资工厂,以联合品牌开拓国内市场。

  “中国本土企业,要敢于打破旧的传统,不断超越自己,打破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文化障碍。”几年前去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习的经历,让杜泽桦也在反思过去还没能跳出传统思维模式,错失了一些很好的发展机会。这几年,联邦家私一直在默默努力,在联邦原有的成为“整体家居解决方案”提供商和服务商的基础上,围绕国际化、互联网的发展,结合现代消费者的需求,为用户提供一站式家居生活服务,并与互联网和数字化科技“连接”。

  “我确信必须走出过去工业化的线性思维,真正做到以客户为中心。”“我相信我们所坚守的行业是一个为家居生活方式服务的行业,是一个能够使联邦成为百年品牌、基业常青的行业。”在今年联邦新标识发布会上,联邦发表了自己的“青春宣言”,杜泽桦则再一次表达了要坚守这个行业,并不断围绕不同的时代变化,逐梦百年品牌的目标。

  杜泽桦用他的“坚守与善变”为本土民族品牌的发展谱写了一曲动人乐章。

  策划/陈晓大

  统筹/赵宗祥、王丽萍

  撰文/佛山日报记者李黎星

文明网微博
南海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