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文明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讲文明树新风

南海如何下好乡村振兴这盘大棋?

发布时间:2018-08-22 发布单位:区委宣传部

一个个村(社区)的小切片,正折射出当下南海农村发展“百花齐放”的新面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8月中旬,九江镇水南社区龙一公园的荷花开得正艳,市民经过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谁也没有想到,当初家门口3个废弃的臭水塘会摇身变成靓丽的公园,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一个月前,在毗邻广州的大沥凤池社区,第十二届大沥凤池铝门窗建筑装饰博览会刚刚落下帷幕。带着“对接广交会,永不落幕展”的口号,这个以社区命名的展会,在短短4天就吸引了超过10万人次的客流,现场成交额超过2亿元。

  一个个村(社区)的小切片,正折射出当下南海农村发展“百花齐放”的新面貌。过去30多年间,勇当改革先锋的南海率先推动股份制改革、“政经分开”、“股权确权到户”等一系列改革行动,镇村成为南海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的主战场。

  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当前,南海正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谋求高质量发展。“40年前,南海的改革从农村起步;40年后,南海改革再出发还要再聚焦农村。”7月24日,南海区召开全面深化改革暨乡村振兴工作会议,发布乡村振兴“1+6+X“系列政策文件,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表示,南海要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主抓手,传承发展优势,打造改革品牌,以新担当新作为开创新时代南海改革发展新局面。

  新一轮的乡村振兴画卷,正在南海徐徐展开。

  村居治理难

  南海乡村振兴亟待补齐短板

  夏日傍晚的里水镇流潮公园,微风拂过湖面,波光碎影与绿树、草地相映成趣,今年65岁的村民邓广志慢悠悠散步享受惬意时光,告别了大半辈子“难揾食”的农民,他成为了公园保洁员,每个月领2500元的工资,“加上养老金和租地给花博园的收入,平均每个月有5000多块,比耕田好多了。”

  不同于上世纪90年代南海大多数农民洗脚上田做“包租公”,邓广志虽然身在地多的流潮社区,却没搭上“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快车。“我们农保区多,不能建厂房,只有80家企业,集体经济薄弱。”流潮社区党委书记林伟锦直呼“惨”,但也看到后发优势——农田。如何在农田上做文章?林伟锦思考了许久:“土地分散在村民手中,田租800元/亩都没人要,一根筷子容易断,十根筷子绑一块就不会(断)了,必须集约!”

  从2011年开始,流潮社区花了三年时间集约了1400亩土地,引入公司打造南海花博园。除了村集体增收,还有带动村民就业、配套环境优化等一系列红利逐渐释放。如今“花海流潮”已是远近闻名的农业观光旅游品牌,“以前人家只识‘潮流’,不识流潮,现在不一样了。”林伟锦充满自豪地说,现在流潮社区的土地升值了,“4000元一亩人家都抢着要,很多开发商想进来做餐饮、民宿、文创等项目。”

  距离流潮社区15分钟车程的里水镇宏岗村,随处涌动着“红色”力量,这里的党建工作正红红火火地开展。去年11月,里水镇党群活动体验基地在宏岗村宏鹰公园落成,基地的每一个区域、场室都作为一个党员责任岗,由至少一名党员作为责任人,对该区域进行管理服务。“为无职党员设岗定责,党员敢于亮身份,加强和群众的沟通,既升华了党群感情,又彰显了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宏岗村党委书记李汉荣说,该村将100名党员实行统一管理,通过积分量化考核提高党员积极性,定期公布党员积分,激励党员积极服务群众。

  毗邻广州的大沥凤池社区,孕育了凤铝、坚美等全国知名铝型材企业,建立了凤池装饰材料市场,兴办了远近闻名的凤池铝门窗建筑装饰博览会,凤池装饰材料市场内近1100间商铺,以及每年展会期间的过百个摊位,为当地带来了丰厚的集体经济回报。2010年,为破解农村集体经济管理中遇到的人才、技术等难题,大沥镇凤池社区在南海区率先试水,为经济社社长聘请助理。在凤池经联社社长曹忠华看来,如今的凤池正经历一个艰难的转型过程,在此过程中,年轻干部是核心支持者。

  这一个个村(社区),在南海这片诞生“传奇”的乡村土地上,百花齐放,形态各异,它们各抒所长,在生态,或产业,或党建,或人才方面先行一步,形成了千帆竞发的局面。但也面临着“五个手指头不一般长”的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比如,流潮社区想走“一产转二产,二产转三产”的升级之路,却面临土地政策、公共资源和资金限制,如何让经济也追上生态发展的步伐,成为该社区的一大课题;宏岗村虽身处南海电子信息产业园黄金位置,但对于未来发展方向尤其是产业发展,仍有些迷茫;凤池社区的二次转型过程中,社区中消防、治安等杂而细的活,时刻考验着社长助理这群年轻干部的智慧……

  “需要一个系统的思考、全方位的发力,把一些短板补上去,村居期待这个机会很久了。”里水镇党委委员李细佳感慨道。与基层打交道几十年的“本土农村专家”、九江镇人大主席潘洁英也直言:“当前乡村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区要统筹规划先行,区、镇联动要加强,让村居(社区)告别单打独斗时代。这一切都亟待一个契机,一个能让‘五根手指齐生长’的二次发育机会。”

  乡村振兴,正当其时。

  改革再出发

  55份配套文件吹响深化改革号角

  今年1月,一场历时近半年、访问对象超过500人的密集调研悄然展开,这次大规模调研的主题正是“乡村振兴”。

  事实上,这并非南海首次聚焦农村话题。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暖南粤大地,凭借着毗邻港澳的先天优势,南海积极承接港澳台产业转移,将市场经济引入农村管理。股份制改革推动了南海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置,集体经济的发展热情空前高涨,各类大小厂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南海的农村发展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时期。

  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南海的农村治理结构、产业结构、人口结构等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40年高速、无序的发展积累下的“顽疾”正逐渐暴露。以产业发展为例,“高耗能低产出”已成为各镇街村级工业园发展的“通病”。

  一组数据显示,南海现有685个村级工业园,用地14.2万亩,占全区集体建设用地的73%,但工业产值不到全区10%;过去5年,村级工业园发生的安全生产事故占全区比例达70%。而随着工业发展、大量外来人口流入,河涌污染、城乡结合部的消防安全、农村环境杂乱、社会基层治理动力不足等也成为掣肘南海发展的新阻力。

  “改革开放以来,镇村一直是南海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的主战场。当前,南海区改革工作体制机制还不能很好适应新时代新形势的要求,区镇村统筹分工的合力还不够集约高效,与南海参与经济全球化、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要求还有差距。”正如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所说,40年前,南海的改革从农村起步;40年后,南海改革再出发还要聚焦农村。未来南海的发展仍要向农村要活力、要动力。

  当下燃眉之急,南海除了要迫切解决环保生态,农村规划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滞后等“显性”问题,更深层次的是要从顶层设计思考,如何完善农村管理体制、机制,理顺权责关系,解决队伍观念老化、知识老化、思维固化、岗位固化现象,构建一个“经济向上、管理向下”的基层治理新格局。

  经过多轮走访调研、研究论证,以“问题为导向”、“体制机制创新”为两大原则,7月24日,南海正式发布乡村振兴“1+6+X”的系列政策框架体系,提出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治理有效6大重点任务,并制定55份配套实施文件,吹响新一轮深化改革的号角。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方案不仅把准了南海农村发展“痛症”,也为各镇(街)、村(居)“二次发育”指明了方向。

  “组织振兴”是乡村振兴的根本性保障。南海提出,要强化党的核心领导地位,以完善农村基层治理体系为核心,着力推进组织振兴,打造以党的基层组织为核心、村(居)民自治和村(居)务监督组织为基础、集体经济组织为纽带、公共服务中心为平台、其他各类组织为补充的组织体系,完善基层党组织领导下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城乡治理体系,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在产业振兴方面,南海将重点推进村级工业园综合整治提升,突出政府主导、规划引领、公资介入,推动村级工业园大面积连片改造,拓展经济发展空间,促进南海经济转型升级。

  而针对当前农村基层干部队伍“老化、固化”等问题,南海也“对症下药”,计划加快培育村(居)书记队伍、村(居)“两委”干部队伍、村(居)中层干部队伍、集体经济组织领导成员队伍和基层党员骨干队伍,建立经济社社长助理制度,完善绩效考核激励机制,切实加强“三农”工作干部队伍培养、配备、管理、使用。

  “对于这套政策,我们期待很久了!”林伟锦说,作为基层社区,农村要发展离不开政策的支持,希望通过实施乡村振兴,把流潮打造成集观光农业、商服、居住“三位一体”融合发展的现代社区,“我有信心,以后流潮社区会前景无限。”

  做“活”水文章

  里水“点线面”绘就乡村振兴先行区画卷

  “我们将以里水为示范点,在里水打造连片乡村振兴先行区,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新时代南海农村焕发更大的生机和活力。”在7月全区全面深化改革大会上,黄志豪将南海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改革棒率先递到里水镇,他提到,里水在全省率先启动公园化战略,打造镇、村特色生态公园52个,“梦里水乡”公园式绿色生态之城魅力彰显。

  “打造先行区,我们有很明显的优势。”李细佳底气十足,在他看来,里水镇区位优势最明显、生态优势最优越、产业结构最均衡。里水不仅占据了佛山一环五分之一的总里程,是“一环创新圈”的重要节点,还通过实施“梦里水乡”战略,去年获评“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并布局建设全域旅游小镇。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短短一个月不到,“围绕打造连片乡村振兴先行区,动作频频,成立了领导小组,还制订了方案。”李细佳透露,里水将在公园化战略、省级新农村连片示范区、美丽文明村居建设等前期成果的基础上,突出整体性、协同性、系统性,重点推进六大振兴工程,争取到2020年,南海区连片乡村振兴先行区基本建成。

  “我们的创建思路就是做好水文章,盘活乡村资源。”李细佳说,从“点-线-面”全方位入手,将里水建设成南海区连片乡村振兴先行区和粤港澳大湾区“最美岭南水乡”。

  其中,“点”是打造一村居一品牌,充分挖掘各村居在产业、生态、文化、组织、人才等方面振兴的良好基础和巨大潜力,走特色发展、差异发展、连片发展之路,比如宏岗村突出党建,流潮社区突出生态,赤山村突出文化,包括这3个村居在内,目前里水已先行启动首批16个村居创建。“我们争取用三年时间,实现‘村村有特色,一村一品牌’的目标,用38个村居的区块品牌,丰富‘梦里水乡’的全域品牌。”李细佳说。

  “线”是打造南北部两大美丽乡村连片示范区,形成“南有梦里水乡风情游、北有农业大观园”南北呼应的发展格局。南部以里水河为核心,整合河村、流潮、新联、里水等乡村资源,盘活流潮花海、水口水道片区、红旗湾等生态资源,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和体验活动;北部以金溪河为纽带,选取山、水、田、园资源丰富的贤僚、鲁岗、汤村、建星、小布等五个村居,建设岭南农业大观园,重点发展旅游特色农业。

  “面”则是用AAAA级旅游景区标准全域提升乡村品质,将景区创建全域向村居延伸,用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标准持续提升城乡环境和社会管理水平,将每个村居打造成“田园、公园、家园”三园合一的样本。

  在里水镇党委书记黄庆添的期盼中,未来里水作为南海区连片乡村振兴战略示范区,将是多点开花、串珠成链、全面突破的一张乡村振兴画卷。

  专家观点

  省委农办农村改革处处长王小慧:乡村振兴要围绕“人、钱、地”三要素

  “南海历来是全省全国农村改革的先行地,创造性地开展一系列的改革试验。”省委农办农村改革处处长王小慧认为,广东包括南海的农村改革经历了4个阶段,包括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改革阶段、农村市场化改革阶段、统筹城乡发展阶段,现在进入城乡融合发展的阶段。

  王小慧指出,城乡融合可以概括为三方面的融合:城乡社区形态的融合,城乡经济体制的融合,城乡社会治理的融合。在城乡社区形态的融合上,要改变“城不像村,村不像村,城又像村,村又像城”的形态,要有统一规划的思维,统筹乡村山、水、林、田、路、房整体规划、整体改造。

  “改革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法宝,要健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强化乡村振兴的制度性供给。目前主要是城乡之间要素流动这个机制还存在着缺陷。”为此,王小慧强调,乡村振兴农村综合改革必须围绕三大要素:人、钱、地。

  首先,要让农村有人气。要建立城乡人才双向流动的激励机制,为从乡村到城市打工、经商、从政的人,有一个平台和渠道回馈家乡;其次,要培育服务乡村的人才,包括职业农民、高校毕业生、退伍军人和返乡农民工等。

  在“钱”上,王小慧建议,乡村振兴的“钱”,要形成政府公共财政、金融、社会各方等多元投入的格局,要充分利用土地出让金,更多地取之于乡村、用之于乡村。她特别提到,在加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上,可试点引入职业经理人,提升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管理水平和效能,发展壮大集体经济。

  在“地”上,南海是全国33个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区之一,承担了集体土地入市、征地拆迁、宅基地三项改革,王小慧认为,南海要充分利用试点契机改革创新,“是不是可以选择一个村,开展宅基地的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的‘三权分置’?”

  王小慧期盼南海通过加强社区形态融合、经济体制融合、社会治理融合,可以在全国率先走出一条城乡融合的发展路子。

  文/珠江时报记者 李华 柯凌娜

文明网微博
南海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