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文明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动态 > 部门动态

遇见,千灯湖

发布时间:2019-09-29 发布单位:区委宣传部(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

千灯湖碧波荡漾,一排排游艇静静停泊,等待游客乘坐。(资料图片)

佛山50公里徒步南海线穿过千灯湖。(资料图片) 珠江时报记者/方智恒摄

千灯湖竹林深处,太极舞出静谧人生。(资料图片)

千灯湖见证了东流与女友汪汪的求婚。 珠江时报记者/李华摄

 

  遇见,千灯湖。每年有近500万人,以各种方式与千灯湖相遇,他们或匆匆邂逅,或精心筹划,或日久生情。湖边的每一盏灯,照亮了每一个来者和千灯湖的故事,千灯湖的人气就是一个又一个与它相遇的人聚起来的。

  千灯湖,作为从农业大县走向现代都市的一个标志性杰作,人观灯彩、灯照人影、人游湖中、湖映灯色的景观特色,让文人墨客不惜笔墨赞美:“媲美浓淡西子湖”。

  千灯湖,作为以湖聚人、以湖聚产的一个城、人融合典范,跳出休闲游憩的公园定位,变成一个包容并蓄的多元载体,承载了广东金融高新区的高端产业,也承载了佛山五十公里徒步活动、桂城夜间城市定向、迎春花市等大型活动。

  千灯湖,作为一个有20年历史的公园,始终保持着生机和活力,它从一期到四期,功能不断完善,从线下到线上,从风光变成动人文字,变成靓丽图片,变成生动视频,在网络上掀起一圈圈的热度,如涟漪荡漾开去,又吸引着线上的人走到线下,创造又一个新的“遇见千灯湖”的故事。

  邂逅千灯湖

  ﹃媲美浓淡西子湖﹄

  时光无法倒流,但可以追溯。20年前,南海人在桂城虫雷岗山下的一片农田和厂房中间,划了一个圈,做了一个大胆的规划,未揭开面纱前,它是如此神秘。

  “又挖坑又垒土的,听闻耗资巨大,却谁也不知道会整出个什么来,市民的怨言实在不少。”那时候,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王海军心中充满疑云。当首期工程完工、万灯齐放映湖面时,“所有的牢骚立刻烟消云散,剩下的就只有惊叹和赞美了——原来,人造的景观还可以美丽如斯!”

  千灯湖之美,是一种什么样的美?正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一样,一千个人眼中,也有一千种千灯湖的美。

  在设计师眼中,这是一个从叠滘水乡获得灵感,以“自然·人·社会”为主题打造出的一个“水轴”。从山到水,浑然一体,连通了佛山水道和南面的东平河,这是一种岭南水乡的美;

  在文人墨客笔下,是一首“日暮华灯千重影,平水如镜月金黄。风过湖波微涟动,吹碎万彩鱼鳞光。莲曳鱼舞轻舟移,柳摇花飞桂自香。筝线莫缠孔明灯,随风闲游夜空广”的七言诗,是一段“这云灯雾影的朦胧,只有水墨画的静谧神韵,没有那六朝金粉气的繁喧与妖艳;只有清辉疏影的澹泊……”抒情散文,是一句“媲美浓淡西子湖”的由衷赞美,这是一种能让人文思泉涌的灵感美;

  在更多人的眼中,千灯湖的美,是一种无距离感的美,是一种平等的美——

  在放风筝高手周叔眼中,千灯湖是每晚可相约的“老朋友”,他的手上操控着长长尾巴的风筝翱翔空中,引得游人驻足仰望,是他的乐趣,“晚上放到十点多回去,总好过在村子里打麻将”;

  在轮滑爱好者阿标眼中,长长的环湖道是最佳线路,可以踩上轮滑“刷湖”,自有别样的爽快,“下班后玩一下轮滑,比窝在家玩手机健康”;

  在摄影爱好者招海珊眼中,这是一个可以激发创作灵感,让她愿意花整整三天去取景拍摄,以“黑金”手法去表现的绝佳素材,“这不是我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拍摄千灯湖。下一次,或许我会尝试用赛博朋克的形式呈现千灯湖”……

  在这个开敞空间里,每一人都能遇见千灯湖,遇见它不一样的美。

  别样千灯湖

  一湖如镜,映照人生百态

  湖之价值,不在大小,不只风景,更在其于人、于产、于城的别样意义。

  虽然不是在千灯湖“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相遇,但在选择求婚的理想之地时,曾在南海区工作的东流,自然而然想到了千灯湖。

  今年中秋节,他精心设计了寻宝游戏,以喝奶茶中了一张千灯湖游艇票为由,成功将未婚妻汪汪“骗”到了千灯湖的回音壁广场。当他的未婚妻在被设计的游戏中对着回音壁大声唱出“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时,手捧花束和戒指的他惊喜现身回应:“我也在等你”。回音壁广场上,那一句“我愿意”在回荡,一对佳偶由此迈入了婚姻的大门。

  “以后,每想起千灯湖,我都会想到今天。”汪汪说,自此,“千灯湖”三个字,于她,于他们,都有了特别的含义,成了一个浪漫又温暖的字眼。

  对于他们,千灯湖是一个与爱情相关的故事,而对于每年近500万的游客,千灯湖又承载了什么样的故事?也许有他乡遇故知,相邀游湖叙旧;也许有人生失意,与灯湖碎影同醉;也许有相依相伴,夕阳西下话未来;也许有亲子团聚,一张合影定格亲情……人生百态,湖如镜,反照,风一吹,揉碎,故事还给了湖外的人。

  从2015年的530万,到2019年1至8月的418万,每年500万人在湖边留下了足迹,为千灯湖积攒了人气。当然,人不仅仅为观景而来,千灯湖是美的,更是多元和开放的,作为一个城市的开敞空间,它成为各类大型活动的承载空间:佛山50公里徒步、千灯湖音乐节、桂城夜间城市定向、迎春花市和美食节……这几年来,几乎每三五天都有一场大型活动,将一波又一波人气集聚在千灯湖。

  崛起千灯湖

  回眸20载,半城繁华半城湖

  有人说,在现实中,任何一个城市的发展,都是“以产带城、以城促产、产城融合”三条主线的耦合。从农业大县,走向工业大区,再到现代化都市,千灯湖连接起了过去、现在、未来。它于南海的意义,又不止于连接,更在于细胞核意义般的集聚。

  20年间,它褪去青涩,身姿渐展,吸引集聚了朝气蓬勃的高新企业、高端产业、科研机构和人才,它的名字,常常与另一个名字写在一起——广东金融高新区。在那段“千灯湖传奇”中,2007年南海“白手起家”临湖挂牌广东金融高新区,打造广东的金融“硅谷”,绝对是精彩的一笔。

  “当时我想可能搞到最后就是卖房子、卖地,真正发展金融产业是‘天方夜谭’。”佛山商道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龙建刚没有料到,时间会带来了惊人的翻转。

  作为第一座被确定启建的大厦,友邦金融中心以141米的建筑高度,率先在湖畔突破城市天际线;紧随其后,“飞碟”建筑——中国人保南方信息中心也于同年奠基;再后来,承业大厦、广发金融中心、承创大厦等多座大厦齐齐冒头……这些建筑群的崛起,重构了千灯湖畔景观。

  就像飞机的起航,起步是缓慢的,起飞后才叫飞速,在2007年至2010年,入驻广东金融高新区的企业仅为41家,总投资额120亿元;到了2018年,一年时间内就引入了157个项目。如今,静卧在千灯湖畔的广东金融高新区,像一块“金”产业的巨大磁场,友邦保险、汇丰银行、广发银行、中国人保、联储证券、毕马威、法国凯捷、英国欧时、美国甲骨文等超680家金融机构及知名企业纷纷落户,近6万名金融白领人才纷至沓来,让龙建刚如今回过头看时感慨连连:“广东金融高新区成功演绎了一个‘无中生有’的好故事。”

  眼看高楼拔起,眼看人声鼎沸,眼看穿过20年时光隧道,湖畔不仅有了人,还有了广佛地铁,有了密集商圈,有了栋栋住宅,还将有文化中心、艺术中心等高端文化载体。虫雷岗山还是那座山,千灯湖却又早已不是那个湖,南海也早已不是原来那座城。

  千灯湖,成就了一座城。面对城、产、人三者关系的命题,千灯湖给出的绝佳答案,让它带着一座城在国际上“出道”。

  在2015年的秋天,千灯湖摘得中国首个荣获全球景观设计行业“奥斯卡”奖——全球城市开放空间大奖。在获奖介绍词中,如此阐述它作为城市建筑设计的成就:“这一设计打破了中国城市建设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当许多新城面临‘空心化’问题时,南海却依靠千灯湖的声誉成功吸引到了投资者、新居民以及游客。”

  开放千灯湖

  最美的时刻,遇见你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诗人席慕蓉在《一棵开花的树》表达情愫,她说:“这是我写给自然界的一首情诗。我在生命现场遇见一棵开花的树,我在替它发声。”如果千灯湖是那“一棵开花的树”,它最希望在哪个年纪,以哪种方式,与你遇见?在它走过的20个春秋,是否有“席慕蓉”替它发声?

  20岁,对于人类而言,是美丽的年纪;对于千灯湖而言,它从一期到二期、三期、四期,一路生长,成了今天的模样,从一个湖变成一条水轴、一个水系、一张城市名片,变成这片土地上的人的自豪和精神地标。

  千灯湖是南海的,又不仅是南海人的,能成为一张城市名片,无疑它是开放的,在它的成长岁月里,也遇见了无数个“席慕蓉”。

  摄影爱好者,热衷于用图片直击观众眼球。招海珊的“黑金”版千灯湖,从个人“客厅”朋友圈,走到了学习强国平台;一批文化类网络名人组成“打卡团”,通过“大咖网红‘叹’南海活动”与千灯湖相遇,在他们拥有的百万粉丝微博阵地,千灯湖又通过图像完成了一次在网络世界里的旅行,走出南海,走向全国。

  普通观众,喜欢在看综艺节目时与千灯湖形成某种记忆的连接。这个盛夏,网络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唤醒了观众身体里的摇滚记忆,屏幕上新裤子乐队、海龟先生的表演,唤醒了佛山人对千灯湖音乐节的记忆,那两支乐队是记忆的组成部分。记忆中,还有那时尚未参加《中国有嘻哈》的徐真真,还有以《国际歌》引起了全场大合唱的唐朝乐队,他们曾在千灯湖音乐节的舞台上,零负担放肆high。

  抖音发烧友,选择用他们擅长的手法营销千灯湖。秋日的夜晚,来自大沥镇的黄岐社区的一支舞蹈队,身穿统一绣有中国地图的墨绿色T恤和短裙,跳起了《千年等一回》,被一旁的手机默默记录。几次NG,兴致不减,黄洁和队友们都有个小目标:“在南海每一个最受欢迎的地方跳一段,用我们的方式‘打卡’。”也许,在她们的“抖音圈”里,这段视频又会引发一波千灯湖“打卡热”。

  在百度指数里,我们无法看清一个个“席慕蓉”的容貌,但却看到了千灯湖的走红轨迹。在搜索指数中,从建园到2013年,千灯湖是小有名气的,日均搜索量300出头,像过山车一样慢慢爬升;到2014年迎来了高峰,日均搜索量直逼千条。此后,每个国庆、五一、春节等节假日,它都会掀起搜索小高峰。在资讯指数中,这两三年来,它始终以各种形式,保存一定热度,日均资讯就有737条,而一个春节,就可以将它推上6168条资讯量高峰。

  如果千灯湖就是那“一棵开花的树”,我想,它会希望在它的每个时刻里,都能与你相遇,线上的,线下的,夏天的,秋天的,诗里的,歌中的……它都在等你。

  文/珠江时报记者李华 周钊泷 肖莎莎

文明网微博
南海文明网